中国城市网>资讯 > 因租赁合同纠纷 郑州花园茶城将于5月1日起撤场

因租赁合同纠纷 郑州花园茶城将于5月1日起撤场


时间:2019-08-28 14:14 | 编辑:木子李 |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一纸撤场公告,让整个郑州茶叶市场震惊不已。

投资4.5亿元建设的花园茶城,将舍弃培育了近4年之久的10万平方米市场和数百名商户。

从“蜜月期”到“决裂”,只不过5年时间,花园茶城和房东尚有15年租约未履行。撤场的背后,花园茶城都经历了什么?

花园茶城发布公告,将于5月1日起撤场

4月17日上午,位于郑州市花园路与三全路交叉口的花园茶城的招商部,挤满了手拿合同的商户。

超过20人的长队从屋内一直排到屋外,还有人不断加入排队的行列。这些人手里都拿着一份租赁合同。市场管理方人士则在旁边大喊:“安静!每家派一个代表手拿合同排队……”

这些花园茶城商户都签了租期1至3年不等的合同,目前还都远未到合同约定的期限。他们的诉求一样,就是退租金、押金、空调费等。

商户要求退租的原因,来源于市场管理方郑州古玩城花园茶城有限公司的一纸撤场公告。

撤场公告称,自2019年5月1日起终止郑州古玩城花园茶城的所有经营和管理。同时,商户务必于2019年4月28日前到商场招商处办理退费结算手续。

闻风而动的商户,4月17日开始大规模聚集申请退款。从招商部出来的一名女商户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称,4月16日听说了市场方撤场的消息,她已经拿合同进行了登记,两间商铺中的一间已经退还了押金和租金。

公开资料显示,郑州花园茶城建筑面积10万平方米,2014年6月由郑州古玩城集团投资4.5亿元兴建,2015年7月1日正式开业。商场以茶业茶具、古典家具、古玩字画、各类工艺品为主要经营范围,整体格局按照仿古建筑样式统一豪华装修,是一处融茶叶茶艺、民间工艺、民俗艺术、文化沙龙、影视餐饮、展览拍卖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旅游购物中心。

突然宣布撤场,是因为租赁合同纠纷

狠心舍弃花了近4年时间精心培育的10万平方米的市场和数百家商户,花园茶城管理方到底经历了什么?

花园茶城在撤场公告中称,与出租方的“租赁合同存在有重大争议和诉讼纠纷”。

花园茶城地块和建筑归属河南京泽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京泽公司),郑州古玩城集团有限公司及郑州古玩城花园茶城有限公司(简称古玩城公司)是承租方,即现在的市场实际管理方。花园茶城是古玩城公司旗下的项目之一,其项目还包括名声在外的郑州古玩城。

一切要从12年前说起。

2006年12月,郑州苗木场将旗下178亩林业苗圃地租赁给河南星锐国际车业有限公司,后者以“以建获租”的经营方式,投资建设“郑州市郑花汽车展览中心”项目及配套建筑,河南星锐国际车业有限公司取得该项目及配套建筑的租赁权等。

2013年4月,河南星锐国际车业有限公司又将该土地无偿转租给京泽公司,用于开发郑花路汽车展销中心项目,该项目建成后,使用、经营、收益由京泽公司承担。

2014年5月,古玩城公司与京泽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合同约定,古玩城公司租赁京泽公司所有的原郑花汽车展销中心(共三层)框架结构楼的房屋(三楼电影院除外),租赁面积为50966平方米,租期20年。

2015年7月,古玩城公司投建的花园茶城正式开业。

没想到,因为租赁合同纠纷,双方的租赁关系在签订合同5年后走到了尽头,此时距离合同到期还有15年时间。

财经评论:弱肉强食的商业较量下,当留一份感性的温情

这份发布于2019年4月15日的撤场公告,对双方“分手”做了简短又凌厉的说明,“双方租赁合同存在重大争议和诉讼纠纷”。

简短文字的背后,双方做了何其艰苦的谈判和斡旋,从“我单位被迫决定”等表述中,可窥一二。

幸运的是,市场运营方表现得相当大度,没有选择鱼死网破,而是告知商户“不愿离场,可自行联系出租方京泽公司协商续租事宜”。

这很不易。

这几年,租赁合同纠纷是郑州批发市场的常见现象,租赁双方撕破脸甚至对簿公堂的案例比比皆是。

比如,2018年7月份,郑州海峡茶城被断水、断电、封路,持续12天13夜,原因也是市场运营方与开发商之间产生合同纠纷,市场运营方拖欠开发商2000多万元租金未付,开发商要求解除租赁合同。这起事件中,因为市场运营方并未如花园茶城这般大度和理智,商户被殃及——市场运营方没有及时给商户清退租金、押金,且从公告发布到拆迁截止日,只留给商户52天的时间过渡。

再比如2018年4月份,郑州红星古玩城爆发断水、断电风波,也是因为市场运营方与房东之间产生租赁纠纷,市场运营方被指拖欠房租1300多万元。

同样,郑州国香茶城于2017年迁至南三环也是源于跟房东的租赁纠纷。老国香茶城从房东手里租下位于航海路的市场,但是租期只有十年,十年后,双方关于续租和租金问题谈不拢,任市场方再强势,在房东面前依然要低头。幸运的是,国香茶城运营方提前意识到自有产权才有话语权的重要性,提前在南三环布局谋划了新的产权市场。几番拍桌子的交锋后,失望的老国香茶城决定南迁,最终才避免了商户全部流失的悲剧。

比较良性的处理方式,如花园茶城的市场运营方,隐忍之下退租、给商户自由选择,不伤及商户;悲剧的处理方式,如海峡茶城、红星古玩城,市场运营方以商户为筹码要挟房东,最终是三输。

与房东的谈判、怎样运营市场,都极度考验着市场运营方的智慧和能力。但追根溯源,在租赁型市场建立之初,租赁关系模式和房东的逐利性就已经为市场未来变局埋下了定时炸弹。上游是房东对租金逐年递增的极度渴望,下游是市场疲软大形势下商户的降租呼唤,市场运营方成了夹心层,在两方承压下左奔右突,寻找平衡点实属艰难。

将一个新市场运营成熟,并非一日之功;但将一个蜚声业内外的成熟市场拖垮,往往只在一念之间。市场分分合合,是残酷的商业行为,要抛弃你时不会跟你说一声再见,但期望这弱肉强食的商业较量下能够留一份感性的温情。